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补贴公示 青年汽车获补118亿元

发布时间:2019-10-28编辑:admin浏览:

  曾在今年5月份因“水氢发动机”事件被推上舆论风口的青年汽车,再一次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登上了热搜。

  日前,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公示》)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车)获得了约1.18亿元的补贴。

  《公示》显示,此次青年汽车通过专家组核定的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数包括JNP6103BEV3、JNP6103BEVA、JNP6843BEVM等在内的9款车型共计549辆,申请清算补助资金约1.18亿元。

  早在去年1月份,中机车辆技术服务中心发布的关于GB13094-2017《客车结构安全要求》清理结果的通知显示,按照GB13094-2017《客车结构安全要求》要求,青年汽车的9款申报车型中曾有7款车型出现在未整改及审查不通过车型公示名单中。

  今年4月初,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公布的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车辆补助资金清算审核和2017年度、2018年度补助资金预拨审核情况显示,青年汽车2017年一共申请了343辆新能源汽车进行推广,申请补助资金约7417.98万元。经审核,这343辆新能源汽车全部被核减,原因为这些新能源车的累计行驶里程不足2万公里。

  尽管多次受挫,但青年汽车并未就此放弃,通过车辆升级,在今年4月份工信部公布的审核情况中,青年汽车再次申请,并新增了JNP6103BEVA和JNP6123BEV3N两款车型,同时申报的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数多了206辆,最终全部满足标准。

  根据资料显示,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曾先后获得中国客车企业10强、中国机械工业500强、“国家级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火炬计划”等荣誉。

  早在2017年,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现在的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发展氢能源汽车上。”在这之后,青年汽车就逐步淡出公众的视野,直至今年5月份,随着“水氢发动机”事件的发酵才再次回归。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青年汽车已多次被申请破产,但都被法院驳回。其中,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曾先后两次向金华市中院申请对青年汽车进行破产重整;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和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均曾向法院提出过相关申请,但都被法院驳回。

  最近的一次为今年8月份,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下称“海宁资产”)向法院申请青年集团被破产清算,不过被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申请。青年汽车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期末,青年汽车集团资产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青年集团据此认为,资产超过负债,不构成法律规定的破产条件。

  据天眼查显示,截至今年9月份,青年汽车共有102份法律诉讼,38份开庭公告,22份法院公告,31份失信信息,7次成为被执行人,1次被司法拍卖,累计执行标的金额达56.89亿元。

  说到为什么外界对于青年汽车的关注度会这么高,其实还要从青年汽车的创始人——庞青年的“坎坷”造车路说起。

  1999年,庞青年收购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并于2001年成立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并与德国著名客车制造商尼奥普兰公司达成合作,2001年1月9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

  之后青年汽车依靠德国曼与尼奥普兰公司的关系,开始了与德国曼的合作,然而由于青年曼重卡在国内重卡领域的占有率非常低,因此,随着该许可证项目执行结束,2013年,石嘴山工厂停工,青年曼重卡的生产也随之停止。

  2004年3月,穿越时空之黑道皇后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青年汽车入主云雀汽车,获得了轿车生产资质,但由于云雀汽车的市场表现不好,日本富士重卡在青年汽车入主贵航云雀三个月后,正式放弃“云雀”品牌。

  2006年,青年汽车又与宝腾合作,购买了莲花工程公司产品技术来生产汽车,并于2007年底将“云雀汽车”更名为“青年莲花”。然而由于一系列问题,2012年,青年莲花与英国莲花工程公司的合作也走到了尽头。

  2005年,青年汽车在济南成立济南青年汽车,总投资约62亿元。2009年,第一辆“济南造”莲花轿车下线万元。

  但是,在2016年济南市经信委通报的19家“僵尸”企业中,其中济南青年汽车赫然在列,而据报道,该公司早在2012年就已停产。

  2005年,青年汽车在济南建厂的同时,也与泰安进行了合作,建成了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但随着青年汽车与英国莲花的合作结束,泰安青年汽车也走向了停产,并被爆出大规模拖欠职工工资。

  2007年6月,总投资27亿元、年产5万辆轻型汽车的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开工。2010年,因合作失败,江苏连云港市收回了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

  2010年5月,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开工典礼举行,项目涵盖了汽车及新能源动力系统、变速箱、汽车内外饰件等产品,项目计划总投资40多亿元。但海宁项目依旧只支撑了两年,2012年6月,原本要试生产的超级电容器计划一直没有实施,而首辆车下线的承诺也一直没有兑现,最终双方结束了合作。

  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接洽,9月双方签约,11月完成注册成立公司。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计划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然而青年汽车在之后的三年时间内,项目并无进展,2013年厂房已开始闲置,2014年更是全面撤出石嘴山。而青年汽车在撤出的同时还将当地政府给项目配套的煤矿和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转卖,从中获利多达10亿元以上。

  2010年底,青年汽车与杭州萧山建立了合作关系,项目位于杭州江东工业园区,建设总面积达1500亩,一期投资36亿元。2011年,青年莲花L5轿车在该基地投产,下线仪式上,青年汽车宣布萧山基地一期建设用地1000亩,已投入28亿元。

  2013年下半年,随着青年汽车和莲花汽车分手,萧山基地也进入了停摆的状态,2017年,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浙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但最终该收购事件以失败告终,而青年汽车却提前将鄂尔多斯市提供的价值13亿元的煤炭资源转手出售,并提前收取了2亿元的定金,由此与当地政府产生了纠纷。

  2011年,青年汽车宣布在贵州六盘水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项目投资为25.75亿元,建设厂址位于六盘水市水城县董地工业园区。彼时项目计划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其中重型货车1万辆、大客车0.5万辆、乘用车5万辆。

  然而,之后除了以一条临时生产线组装过少量青年曼重卡以外,并没有被曝出有其他实质性进展,直至2013年,庞青年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青年汽车已退出六盘水基地的建设,该项目正式宣告结束。

  2018年12月28日,青年汽车与南阳的合作项目正式落地。双方签署了合作协议,拟在南阳高新区建设氢能源汽车产业园,计划生产氢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以及氢燃料发动机。

  为了帮助青年汽车尽快落地,据媒体报道,当地政府给出了供地1000亩建设氢能源汽车产业园,并承诺由平台出资40亿元,向企业采购氢能源大巴1000台、氢能源物流车5000台。但在“水氢发动机”事件发生后,该说法被南阳一方否认。

  一直以来,关于青年汽车的争议从未停止,对于这家“越挫越勇”的企业来说,究竟想要走出一条怎样的“路”我们尚未得知,但随着此次获得政府1.18亿补贴,不难让人想要问上一句,此前备受关注的“水氢汽车”,究竟什么时间才能正式呈现到外界的面前?

导航栏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bcs-gj.com All Rights Reserved.